麻豆映画传媒全集在线哪里看

() 喜欢八卦是人类的天性,你看很多花边新闻比政要时事更吸引眼球就是因为这个。

林天赐本以为能看一场好戏,结果一句话的信息量有点太大了。

沃利斯说完也不管脸色发绿的维吉尼亚,轻轻转头看向后面露出一脸看戏表情的林小哥儿。

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的装扮,目光尤其在胸口那枚被斗篷半遮半掩的胸针上停留了一秒,随后低头道:

“向您问好,您是异界来客吧,我们欢迎任何魔法师来到赛普鲁,我叫沃利斯”

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林小哥儿还以为会碰到个争风吃醋的现场,甚至都琢磨着来一出扮猪吃老虎,结果人家根本不配合嘛。

毕竟人家一点都不傻,一看林天赐的外表就知道他不是本地土著,而能进行位面旅行的法师个个都强的一批,维吉尼亚的爷爷就是典型例子,就算是纨绔子弟,也不都是傻逼啊。

人家有礼貌,林小哥儿也跟着简短的自我介绍了一下,两人互通姓名握手之后,沃利斯略微欠了欠身,一点犹豫都没有转身就走。

等他们走远点,维吉尼亚才说:

“没想到威利斯会追到这儿来,肯定是色鬼老爸泄的密,他就是想看我的笑话!”

她老爸年轻的时候长得帅,又是个法师社会地位高,在当地那叫一个人见人爱,是个一口气娶了五个老婆开后宫的人生赢家。

校服少女唯美秋日写真凉意浓

这等于维吉尼亚有五个老妈,以及一大堆兄弟姐妹。

沃利斯家跟维吉尼亚属于同阶层,都是法师家庭,两家住得近走得也比较近,加上年龄相仿,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后来不知怎么,沃利斯跟大维吉尼亚两岁的亲姐姐对上眼儿了,早就举行了婚礼。两家结亲,维吉尼亚也就成了沃利斯的小姨子。

这倒是无所谓,维吉尼亚表示淡定。然而沃利斯的双胞胎妹妹不知怎么好像特别喜欢维吉尼亚,而且还不是好姐妹的那种……

说白了,就是想搞姬。

可维吉尼亚明显是直的,再说她也没有结婚的兴趣,在众多兄弟姐妹中最得自己爷爷的喜欢,她从小就希望能像爷爷一样到处冒险。

但沃利斯偏偏又是个溺爱妹妹的死妹控,一听说妹妹想跟维吉尼亚搞姬,二话不说就找上门,想让维吉尼亚做他的妹夫。

于是维吉尼亚就连夜逃走,正巧赶上三十年一次遗迹打开,她就坐船来了。

过程就是这么个过程,林小哥儿听完解释只剩下一句‘贵圈真乱’的感想。

“那你想怎么办?”

维吉尼亚皱着眉头,很苦恼道:

“沃利斯实力很强,老实说我完没有把握赢过他。”

随即她像是下定决心一样又道:

“不行,等这事儿结束我得赶紧跑,等过个十年八年应该就不会揪着我不放了。”

这种不拿承诺当一回事儿的节操让林小哥儿好生羡慕……

维吉尼亚的家事跟林小哥儿没啥关系,他就是纯看戏的。

事实上所谓‘赢过’其实也很难判断,毕竟这并不是什么比赛,包括镶嵌了极蓝辉星体的奖杯在内都是可以用遗迹中技术交换的奖品之一,而不是给不同名次的奖励。

估计维吉尼亚他们以前私底下有过判定胜负的约定,不过这就不是林小哥儿感兴趣的事情了。

接下来又过了整整三天,这期间沃利斯倒是没出现,不过很多同样都是法师的参加者陆续赶来。

夏言岛的绿洲面积本就不大,加上游客特别多,很快就没地方立帐篷了。

对于赛普鲁这个位面的人来说,三十年一次遗迹开放的日子是很重要的大型庆典,且也有很重要的宗教意义。

在面相沙漠,比邻着湖泊的岸边,他们已经用木头搭好了二十米左右的高塔,据说是遗迹开放当天会有人在上面领导祭祀仪式什么的。

人来疯的林小哥儿倒是很想看看怎么回事,但他们已经到了出发的日子。

夏言岛绝大多数的面积都被黄沙覆盖,是一个大沙漠,平时遗迹没有开放的时候,能看到铺天盖地的沙暴矗立在视野当中。

而随着临近遗迹打开的日子,沙暴会逐渐减弱,这时候很多前往遗迹的法师们就可以出发了,算上他们携带的随从,乌泱泱的好几百号人。

因为遗迹在浮岛的中心位置,大家还要在路上走几天才能到,等遗迹打开再去就已经晚了。

遗迹会开放10天,听上去时间充裕,但还要考虑返程的时间,一旦遗迹关闭沙暴就会再度将遗迹笼罩,等那时候想出来可就难了。

所以,实际上留给众人在遗迹中搜刮的时间也就只有三天,最多不会超过四天,他们必须利用剩下的安时间尽快出来。

林天赐和维吉尼亚也在浩浩荡荡的人群当中,一人骑着一只骆驼在沙海中漫步。

骑马林小哥儿还是会的,骑骆驼倒是头一回,感觉颇为新奇。

但出发后不到两个小时,这种新奇就转变成了卧槽。

太特么热了。

沙漠当中的环境跟平原当然不可同日而语,在夏言岛边缘的绿洲还不是很明显,只觉得风有些干热,而进入沙漠以后,那已经不是热,根本就是刺痛。

为此,林小哥儿不得不裹上面巾,防止被晒伤,但裹的太厚又会热到崩溃……

在这种环境下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魔法中有很多能对付这种情况的方法,比如‘忍耐环境伤害’,‘温度调节术’等等。

林小哥儿抱着个盛满冰块的木桶,傲雪掌的冷气在衣服下面游走,总算让沙漠之旅不是特别的难熬。

维吉尼亚本来准备了降温防止中暑的‘清凉药剂’,但看到林小哥儿能轻松造出冰块,也就跟着蹭他的冷气用。

靠骆驼一步步往前走作为移动手段的参加者很多,也有一些人不走寻常路,林天赐甚至还看到有人驾着沙船往前跑的,因为速度够快,现在早就没影了。

望着远处逐渐缩小的沙暴,林小哥儿靠在驼峰上灌了口净水葫芦里的凉水。

骑骆驼比骑马最舒服的地方在于骆驼有靠背,骑马往后靠怕是会一头栽下去。

“还有多远啊?”

旁边同样骑着骆驼的维吉尼亚正在看主办方发的地图,闻言随口道:

“没多远,大概几天的路程吧。”

这也叫没多远么……

毕竟夏言岛的面积可不小,如果不是浮在半空,无论如何也不能被称为岛。

这其实已经很近了,因为夏言岛并不是标准的圆形,起点距离岛屿中心刚好是距离最短的,如果从最远的那边开始走,走一个月也不见得能到。

“对了,既然你爷爷去过遗迹,他没有跟你说过那里面的情况吗?”

虽然有赛莉提供帮助,但她毕竟没有真正去过夏言岛的遗迹,上古精灵的遗迹之间共同点多,不同点也有很多。

“没怎么说过,爷爷不太愿意聊这件事,据说60年前有多名位面旅行者都进去了,可活着出来的就只有我爷爷一人,很多人或是因为机关陷阱丢了命,或是分配不均自相残杀,对爷爷来说那可能是他的伤疤。”

也难怪会有维吉尼亚的爷爷在遗迹里留下个宝藏的传闻,因为分配不均自相残杀结果就维吉尼亚的爷爷一个幸存者,大家肯定认为他把其他人的收获都偷偷藏了起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维吉尼亚不可能完不知道遗迹里是什么情况,这姑娘希望到处去冒险没错,但并不是只有一股莽劲儿的傻瓜。

遗迹的危险性作为本地人的她肯定比林小哥儿有更深的印象,她既然敢独自一人前往,自然是有几分把握。

毕竟就算两人之间有暂时组队的契约,双方也不是很熟,不可能什么都盘托出。

这么一想好像把别人想的太坏了一点,然而出门在外,还是别大意的好。

一晃一晃的骆驼实在是有些让人昏昏欲睡,加上炙热的温度和刺目的阳光,林小哥儿人生中第一次沙漠旅行就给他留下了极差的印象。

更卧槽的是这才第一天啊……

从上午走到下午,又从下午走到日落,直到群星出来闪耀,浩浩荡荡的百人队伍纷纷停下准备扎营。

虽然是同一个队伍,但大家基本都是潜在的竞争者,倒是也不会出现跟在外野营一样的友好局面。

不过也不至于会互相攻击,施法者在赛普鲁被当做神使,社会地位很高,大家也都保持着最基本的体面。

林小哥儿也终于从骆驼上下来,坐了一整天,他都感觉自己快要罗圈腿了,走路都岔着两腿,那叫一个难受。

两人把帐篷从骆驼背上拿下来,并用携带的干柴升起篝火。

白天的沙漠热力十足,打个鸡蛋下去都能烤熟了,而一到了晚上温度又会暴降,温差极大,如果不是适应了这种环境或是有个好体格,普通人很容易的一场大病。

而在魔法世界,自然这方面可以靠魔法解决。

维吉尼亚分给林小哥儿一瓶暖身药水,这玩意儿里面含有大量类似于生姜的成分,喝起来颇为辣嘴,不过效果倒是很好,能保证**个小时身体暖和。

维吉尼亚还在搭帐篷,林小哥儿则坐在自己刚刚升起篝火旁打算休息一下。

而这时,一阵尖锐的蜂鸣从远方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