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富二代app

刨除上官玲珑这个异类,夏天宇的学习进度也是让丹帝非常满意。

丹帝从前也收过几个徒弟,以丹帝挑徒弟的眼光,这几个人的资质当然都是很不错,到如今,他们几个都已经步入中年,在玄天大陆上也都有赫赫声名,各自创下了自己的一番事业。

不过和夏天宇一比,他的这几个师兄似乎都差了不少。

丹帝常常自得的想,自己现在号称玄天大陆丹道第一人,将来自己的这个小徒弟也会是新一代的丹道第一人,谁说散修界无法出优秀的炼丹师?

自己和自己的徒弟,足以让药王谷蝴蝶谷都退避三舍!这天,夏天宇在学习完一种新的灵药分拣方法之后,丹帝忍不住赞叹道:“看不出你这个小家伙,还真是天生的炼丹师的料子!照你这个进度,不到三十年就可以从我这里出师了!”

“三十年?”

夏天宇笑道,“那我能学成什么样?

能学到师父一半的水平吗?”

“一半?

想得美!”

丹帝一瞪眼,“能有老夫一成的功夫就不错了!”

“才一成啊?”

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

夏天宇叹了口气,“我还以为我能学的很快呢!”

“你小子别不知足了!”

丹帝嗤笑道,“丹道又不是小孩子的玩意儿,你以为那么好学?

而且你小子修为不到,天阶的丹药也炼不出来,炼不出天阶丹药,就成不了高级炼丹师,不是高级炼丹师,你小子还想有为师一半的水平?

说一成都是给你面子了!”

“嘿嘿,弟子也就是想想罢了……”夏天宇笑道,“师父的造诣,弟子是拍马也难追呀!”

“你小子少拍马屁!”

丹帝又是一瞪眼,“昨天你偷偷跑出去干嘛了?

我让你跟着景天去种银花蛇草,你去了吗?”

“当然去了,师父吩咐,弟子哪有不去的道理?”

夏天宇解释道,“昨天种完银花蛇草我看时间还早,就去了一趟红河城里。

先是去了趟天机阁看了一下新秀榜,发现我师姐还没来。

然后我又去了趟天下汇,想看看我那个兄弟乔小胖最近有没有在哪里接任务,结果也没消息。

对了,我还问了一下天下汇的福利年什么时候开始报名。”

夏天宇上次回小世界,七杀正在闭关,据蓝凌说她可能也快要修炼到飞升的程度了,七杀一旦来了,肯定会登上天机阁的新秀潜力榜,夏天宇只要看看榜单有没有更新,就知道七杀来没来了。

至于乔小胖,因为他和夏天宇是搭档,按照天下汇的规定,夏天宇是可以查到他的任务的,这样就可以知道他在哪里了,不过显然这胖子最近一直在偷懒,什么任务也没接,也不知道躲在哪里混吃混喝呢。

“看来给你安排的功课还是太少,你小子竟然还有时间到处乱跑!”

丹帝“哼”了一声,说道,“你关心福利年干什么?

这三十年,你就老老实实的跟在为师身边,哪也别去!至于天机阁的那个榜单,我让他们定期送一份过来就行了。”

“谢谢师父。

不过……天下汇的福利年,我是想去参加的。”

夏天宇说道。

“你?”

丹帝看了夏天宇一眼,鄙夷道,“你知道什么?

天下汇那是福利,是给有贡献的游侠的,不是谁都有资格报名的!你小子才刚刚拿到红牌没多久吧?

连牌都没捂热,就想去占这个便宜?

天下汇又不是开善堂的,他们是不会让你参加的!”

“可是师父,我已经有报名资格了。”

夏天宇笑道,“那次红牌游侠考核的时候,刚好碰到七当家李宗元,他见我和小胖有潜力,就主动把报名资格给我们了。”

“李宗元那个小家伙,竟然从老夫手里挖人!”

丹帝不忿的“哼”了一声,“他哪里是给你们报名资格,他肯定是想让你们跟他走,去他们天下汇总部!”

“这个……嘿嘿,也是李宗元前辈的好意嘛!”

夏天宇笑了笑,暗暗腹诽,我当初见到人家李宗元的时候,还没认识您呢,人家怎么就成了从你手里挖人了?

不过丹帝说的也不错,李宗元确实有让他和乔小胖去天下汇总部的意思,只是他们两个人都不愿意罢了。

“有报名资格也没用,那个福利年你就不用去参加了!”

见夏天宇要说话,丹帝笑眯眯的指了指自己,“为师我就是他们请的老师之一,你小子这次占便宜了,就不用辛辛苦苦的跟别人比试了!”

“他们请了您去做老师?”

夏天宇惊讶道。

“不错!听说这次有门派的人想来散修界挖人,宣嘉石就找了我们几个,为师反正也没什么事,就给他面子了!”

丹帝说道,“这事早几年就定下来了,只不过宣嘉石那家伙心眼多,到现在都没宣布。”

“原来如此!我上次听李宗元前辈说十大散修中已经有两位答应去参加了,原来师父就是其中的一位呀!”

夏天宇笑道。

“不错!”

丹帝颇为自得的笑了笑,说道,“所以你小子就不要想别的了,老老实实跟着你师父我就行了!等到他们最后比试的时候,我可以带你一起去看看!”

“这个好这个好!”

小黑突然跳了出来,“小弱鸡,这个逼装大了!可以去可以去!”

“去什么去?

我想去学剑呀!”

“去装b呀!”

小黑大叫道,“到时候那些人在下面比,你在上面当裁判,让谁过谁就过,让谁不通过他就不通过,就算比赢了也得看你的脸色,那多有范儿!要是遇到漂亮的女游侠……嘿嘿,你懂的,潜规则呀!”

“呃……”夏天宇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自己只是新竞的红牌游侠,其他参加比试的都是黑牌游侠或者资深红牌游侠;别的游侠在场间辛辛苦苦的比试,自己悠闲的在裁判席上看着;别的游侠辛辛苦苦的比赢了,才能跟着丹帝学习一年,自己早已经成了丹帝的入室弟子……这差别,真是太让人眼红了!这个逼,好像确实可以装一装?

可是……自己还想学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