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生活官方版app预约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傍晚,维也纳郊外一座庄园内灯火通明,借着酒会掩护,莱德斯悄然步入了一座密室内。

“现在人都到齐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说话的,正是时任奥地利财政司次长的维特斯伯爵,在维也纳政府中权力排名可以进前三十的大人物。

室内的另外几人,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除了负责外围联系的莱德斯爵士外,其他的都是政府高官。

如果有熟悉奥地利政治的人在这里就会发现,这里面出现了财政部、反贪局、税务局、警务部、交通部、工商部,六大政府要害部门的高官。

简直就快成了一个小内阁的翻版,这要是暴露了出去,明天维也纳政府就会爆发十二级大地震。

然而,此刻这一帮大人物们都正襟危坐、神色忐忑,仿佛是天塌下来了一般。

反贪局内务处长保罗·博迪斯率先开口道:“现在的形势非常严峻,陛下对现在非常不满,已经下令要一查到底。

反贪局、廉政公署、警务处都已经介入了进来,甚至连情报局都有可能插手了。

格内罗局长已经觉察到内部有问题,直接下令各调查组负责人,只需要对他一个人负责。

现在我这个内务处长,只能接触到部分调查资料。调查究竟进行到了哪一步,目前还无法确定。”

美女乌黑顺发黄花蓝裙格外清纯

说完,保罗·博迪斯的情绪就低落了下来。

内心深处他已经后悔了,要知道他本身是不缺钱的,只是一时没忍住诱惑,掺合进了这些烂事。

眼瞅着明年就要退休了,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发生了反犹运动,一下子把掩盖的问题摆在了明面上,一个不好他就要晚节不保。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资本家的钱不是好拿的,拿钱就要办事。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再隐蔽的利益输送,遇上了权力交易,都会留下蛛丝马迹。

现在牵扯到的犹太资本家,全部进了监狱,任何一个人松口,都有可能把他们咬出来。

当然,这些交易都是通过白手套进行的,从头到尾他们这些大人物都没有露过面,理论上来说可以弃车保帅,推说不知情。

只是这仅限于理论上,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他们是否收了钱,而是他们确实给涉案的犹太资本家提供过方便。

偶尔一次可以说是意外,次数多了,还能够说是意外么?

就算是被抓的犹太资本家都头铁,死扛着不认,通过这些蛛丝马迹慢慢查下去,他们还是有可能被怀疑上。

政治上有时候不需要证据,证据只是将他们送进监狱的武器,并不是必需品,很多时候光怀疑,就可以让他们回家种地。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大权在握的时候能够压住的事情,不等于回家种地了还能够压制住。

奥地利政府追责是永久性的,就算是见了上帝,都可以追缴赃款,何况是大活人呢?

想要全身而退,必须要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烂事全部给收拾干净了,这才是众人聚集在一起商议对策的原因。

维特斯伯爵点了点头:“这是意料之中的,从政府突然下令逮捕犹太资本家开始,就意味着上面已经怀疑政府中有内鬼了。

关键还是我们太过疏忽了,忘了上面对犹太资本家们已经容忍到了极限,才有了今天的祸事。”

资本无国界,可是资本家有国界,然而犹太资本家却属于无国界的那种。

本来大家都一样的烂,只不过普通的资本家对奥地利认同度更高一些,在涉及到国家利益的时候,大多数人还是选择站在祖国一边。

唯独犹太资本家一直都和利益站在一起,从不考虑国家利益,甚至为了利益还时常和政府对着干。

有了对比,就有了伤害。犹太资本家们的肆意妄为,自然招致了维也纳政府的不满。

不过这些,被利益迷了双眼的犹太资本家是看不到的,不仅没有加以改正,反而是“一二再,再而三”的挑战政府底线。

现在欧洲大陆爆发的反犹运动,还真不算冤枉。仅仅只是针对犹太资本家的行动而言,各国政府基本上都是师出有名。

无论是“操纵股价”、“囤积居奇”、“以次充好”、“虐待劳工”,还是“勾结境外敌对势力,阴谋……”都是犹太资本家们亲身参与过的。

这也是反犹运动爆发后,犹太人迅速陷入人人喊打境地的根本原因。

都是实锤的证据,就算是他们想要进行辩护,都不知道从何入手。

即便是维特斯伯爵这些和犹太资本家联系紧密的利益集团,在反犹运动中都没有站出来替犹太人辩护过。

当然,这也和奥地利政府锁定的目标有关系,把打击范围放在了那一小撮。

完全按照法律办事,在切切实实的犯罪证据面前,就算是普通犹太人,也大都觉得这些资本家活该。

反贪局内务处长保罗·博迪斯摇了摇头:“不光是这些原因,更关键的是猪已经养肥了。

光目前查封的资产,都超过了三十五亿神盾,加上没收的现金,和一部分还没有来得及统计的资产,最后超过四十亿神盾都有可能。

这笔资产相当于中央政府十几年的财政收入,或者是各邦国财政收入总和的六倍。

就算是政府处理,这些资产全部缩水一半,那也是二十亿神盾。

有了这笔钱,我们的近东开发计划就不缺钱了。国内的城市改造,道路扩建工程也可以启动了。

这和我们干得工作差不多,对办事能力强、破坏力较小的贪官,就算是掌握了证据,通常也会养肥了再杀。”

从不屑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来,保罗·博迪斯对犹太资本家并没有好感,如果不是牵扯到了自己,他都要上去落井下石。

不对,他已经对犹太资本家落井下石了。确切的说是奥地利政府高层,一起捅了犹太资本家的刀子。

再好的命令也需要人去执行,看看被捕的犹太资本家数量就知道,这次政府各部门配合的非常好。

除了个别不在国内的幸运儿,暂时逃过一劫外,其它要抓的基本上都落网了。

后面查封资产也是如此,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也是各部门配合的结果。

理论上来说,他们还是有时间通风报信的。

作为奥地利政府的高层,不管内阁怎么保密,他们也会在普通警察接到命令前收到消息。

当然,让大家放弃报信的原因,更多的还是因为风险。

说白了,大家只是利益上的合作伙伴,谁也没有真把犹太资本家当成自己人。

事先谁也不知道政府会一查到底,在场的众人也不乏有趁机将犹太资本家干掉,永绝后患的想法。

维特斯伯爵:“究竟是不是养猪,现在已经不重要了,犹太资本家们这次是注定要完蛋了。

当务之急,我们还是要想办法脱身。

莱德斯爵士,和他们接触过,有没有可能让他们死扛着不认?”

小透明的莱德斯急忙回答道:“伯爵阁下,资本家都是软骨头,即便是我们掌握了他们的家眷,也很难让他们……”

维特斯伯爵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就只能采取非常手段了。

这方面阿尔贝蒂,才是专业的,有什么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