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聊app破解版下载

杨波在办公室见到了克钦之狼刘佐。

刘佐满脸堆笑,态度恭谨,“杨老板,好久不见!”

杨波点了点头,“刘团长好!”

刘佐连忙摆手,“杨先生,杨大爷,您可千万不能这样称呼,外面那些兄弟们会打死我的呀!您手底下的,那才真的是兵!您才是真团长!”

杨波笑了起来,“不需要这样说,直说吧,今天过来是为了什么?”

刘佐谄笑道:“杨先生,您看,您来了这么久,还没有去我的地盘看一看,听说您这边已经出矿石了,所以,我就想着邀请您去我那边转一转!”

杨波皱了皱眉,他看向刘佐,一时间搞不清楚对方的意图,难道他是想要趁机绑架?

杨波自己都是摇头,对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想到之前的贾先生,杨波就是明白了过来,恐怕对方还没有死心,想要拉拢他!

“好,那我就去看看!”杨波道。

刘佐大喜,“那杨老板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也好恭候大驾!”

“就明天吧,我去的老巢看一看,到底是不是龙潭虎穴!”杨波道。

刘佐笑了起来,“您去看过就知道了!”

和蒲公英一起在空气中飞扬的清纯美女

杨波送走刘佐,他看向刘胖子,“觉得他们是什么意思?”

刘胖子知道前因后果,他思忖片刻,方才是开口道:“他们难道是想要骗进去,然后把给绑了,接着,菊花残,满地伤?”

“胡说什么?”杨波骂道。

刘胖子哈哈大笑起来,“我觉得他们必有所求,按照之前的说法,他们想要让从北面的渠道送出去,这样可以节省成本。”

说话间,刘胖子朝着外面指了指,“之前和商讨,不愿答应,那是因为不需要,但是现在的翡翠矿脉既然已经开始开采,手中有了翡翠毛料,那么,是不是需要开始考虑销售渠道的事情了?”

刘胖子的提醒,让杨波一下子便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对方恐怕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岳珺瑶却是欢呼不已,“终于要出去了,总算要去好玩的地方了,这里太荒凉了!”

杨波走出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在矿区内,走出去就能看到漫山遍野的人影!

这是属于他的矿山,这是属于他的产业!

第二日,杨波一行人上了车子,刘佐在镇子边界接了他们,朝着北方驶去。

山路并不好走,没有修路,四周有农庄农田,看起来贫穷落后。

刘佐指着不远处的村庄,“杨先生也能够看到,我们这边的村庄,农民非常贫穷,他们的孩子上不起学,他们种植粮食仅仅只够养家糊口,如果发生天灾人祸,真是不敢想象的凄惨!”

“杨先生有没有见到为了一小袋粮食,就把妻子儿女卖掉的惨剧?每年雨季漫长,庄稼如果熬不过雨季,就会在地里腐烂,一整年颗粒无收,这样的体验,杨先生恐怕没有体会过吧?”

杨波朝着外面看过去,房屋用山石堆砌,上面搭了茅草,看起来极其简陋,农民在地里除草,一切看起来自然而和谐!这也代表着贫穷与苦困!

“杨先生们国家是脱贫致富的大国,比我们经验丰富,您觉得应该怎么做?”刘佐问道。

杨波朝着附近看了看,“要想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

刘佐愣了一下,“这么简单?”

杨波点头,“对。”

刘佐显得有些不以为然,“杨先生,您不能敷衍我这个小人物吧?每个孩子都是一个劳动力,如果生得多了,是不是可以开垦更多的土地了?”

杨波笑了起来,“上过学吗?”

杨波的话似乎一下子戳到了对方的痛处,刘佐愣了一下,“杨先生,我只上过小学。”

杨波摇头,“我没有嘲笑的意思,一直待在这里,没有出去过,自然不会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我所说的十三个字,是我们在长期实际中摸索出来的经验,恐怕还没有了解过中国的历史吧?”

刘佐摇头,“不清楚。”

“多读书,多看看外面的世界,总会有好处的。”杨波笑道。

刘胖子站在一旁,朝着杨波竖了竖大拇指。

他们刚才在路上,刘佐就开始大谈特谈农民辛苦,大概就是想要杨波对他们产生同情心理,杨波的回复非常好,一下子就是让对方无话可说!

车子行驶了一段距离之后,农田里面的作物渐渐发生了变化,粮食变成了罂粟,此时罂粟花期已过,即将枯萎,但是看起来仍旧是非常绚丽!

杨波盯着窗外的罂粟,好一会儿方才是问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金三角?”

刘佐点头,“对,这里就是!”

说话间,车子停留在一个小院子,罂粟花被隔绝在墙外,杨波朝着刘佐看过去,见到他做出请的姿势,不禁跟着走了过去!

走进客厅,杨波见到了贾先生,这已经是第二次见面,贾先生很客气,站起身来,与杨波握手道:“杨先生,咱们又见面了!”

杨波笑着点头,“是啊,又见面了。”

贾先生笑着朝着外面指了指,“杨先生一路走来,觉得这里如何?”

杨波略微犹豫,“外围是粮食产区,内围却都是罂粟花,我本来还以为金三角到处战乱,其实如果不是因为农田里的作物不同,实在是难以把这里和外面区分开来!”

贾先生笑了起来,“杨先生并不常来这里,恐怕还不清楚,外围的农产品,都是我们自己人种植的,内围的罂粟花,实际上价格并没有那么高!真正把价格抬高起来的,是那一道道的渠道商,他们几乎把所有的钱都赚了!”

杨波笑了笑,并没接话,他并不怎么了解,也不愿意了解这件事情,更不愿意和毒品染上关系!

贾先生盯着杨波,“杨先生恐怕并不清楚,就在去年的时候,这里遭遇了罕见的灾害,一切都化为乌有,他们一年的收获都不够换一袋大米!”

杨波看向贾先生,似乎想要看看他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