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我打开豆奶短视频

景记房产牙行中。

老经纪又推荐了两套便宜一点的宅子,见父子二人还不应声,便知道他们没钱了。

他不着痕迹的收起了手中的这本房单,不动声色问道:“相公只管摇头,看来小人的推荐,不入法眼啊。”

“你推荐的都很好,”赵守正一阵支支吾吾,尴尬道:“无奈‘全家都在秋风里,九月衣裳未剪裁’……”

“呃,什么意思?”老经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才二月里,怎么就说到九月了。”

“家父的意思是,我们没几个钱,租不起太贵房子。”赵昊无奈解释道。

“原来如此。”老经纪摇摇头,心中一阵腻味,这些穷书生死要面子,把个穷字说得如此清奇。

他拿起另一本房单,递给父子二人道:“这上头的房子再便宜不过,相公自己找吧。”

说完,招呼不打,便起身去后头喝茶了。

“什么嘴脸!”赵守正不爽的嘟囔一声。“往常理都不理的人,也敢甩脸子。”

“习惯就好了。”赵昊安慰一句,仔细翻看起那摞房单来。

赵守正是不操闲心的货,见状便收回目光,悠闲的喝茶。转眼就把不快忘个干净。

无辜大眼森女系美女粉嘟嘟脸蛋一袭白裙写真图片

好一会儿,赵昊有了决定,指着一张房单道:“去这里看看。”

~~

大半个时辰后。

那老经纪赶着马车,载父子二人,来到位于国子监十里外的蔡家巷。

赵昊父子跳下车来,跟着老经纪进了条小巷,向里行了几步,到了一座颓败不堪的小院外。

“就是这了。”老经纪掏出钥匙,对付起门上生锈的铁锁来。

看着那透风腐朽的破院门,摇摇欲坠的土坯墙,父子二人皆面露难色。

好容易,老经纪将门锁打开,吱呀一声推开门。

“进来瞧瞧吧,多宽敞的院子啊。”

父子两人硬着头皮进去院中,只见满院的残枝落叶,房屋也缺窗少瓦、透风漏雨,破败到无法想象。

“这,也能住人?”赵守正咳嗽连连,吃惊的问那老经纪。

“这可是南京城,二两一个月都租不到像样的宅子!”老经纪翻翻白眼道:“独门独院三间正屋,东西两间厢房,距离国子监不到十里,一个月才收你一两银子,客官还想怎么着?白住不成?”

“好好说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